3分彩时间欢迎您的到來!

桑發佛教網>佛經佛咒>佛經講解

濟群法師:《解深密經》講記

發布時間:2018-12-23 22:40:21 來源:網絡投稿 編輯:佛經佛咒團隊

濟群法師:《解深密經》講記

前言

  88年底來到閩南佛學院,一直從事唯識教學,其中著力最多的要算是《解深密經》了。為了講好這門課,我認真研讀了《解深密經圓測疏》,在一年多的時間,我幾乎都沉浸在《解深密經》的研究、教學、思考中。

  《解深密經》是我為閩院第三屆學生開設的課程,到了第四屆雖然我也開了這門課,但只是講了三、四品就沒繼續往下講了。當時我在講授這門課的時候,除了男女眾本科班的同學參加學習外,還有許多尼眾的法師也去聽講。其中有一位叫性空的法師每次聽課都帶著錄音機去,并且把每次講課的內容一字不落的記錄下來,為《解深密經》的教學留下了三、四十萬字的文字資料。

  《解深密經》是學習唯識宗必讀的典籍,而目前佛教界流行的參考資料并不多,像唐代遺留下來的注疏對初學者來說,似乎顯得太深,而通俗的注釋書除了演培法師的《講記》,幾乎沒有第二家了。

  閩院學生在學習《解深密經》的時候,為了學習的需要,許多女眾同學一筆一劃地抄錄性空法師的這份記錄稿,使得這份珍貴的手稿有了數十個副本。許多同學要求我能早點組織人員把它整理成書。

  第三屆學生快畢業的時候,我曾經選擇了幾位同學發心整理這份文稿,但整理的結果并不理想。平時我自己忙于教學、弘法,也沒心思去考慮這問題,于是《解深密經》文稿的整理就這樣擱下來了。

  宏演同學有志于唯識學的研究,是閩院第五屆的畢業生。曾經發心整理過我為她那一屆學員講的《辨中邊論》,取名為《真理與謬論》,不久即將正式出版?!督馍蠲芙洝费葜v的整理由她來承擔,自然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

  在繼《真理與謬論》書稿的整理之后,難得她又發心承擔起《解深密經》記錄稿的文字整理工作,現已整理完第一、二卷的內容,我們打算將整理的文稿,陸續放到網頁上,供有志研究唯識的同道們學習參考,同時也希望能聽取大家的寶貴意見,供日后修改時參考。

導論  一、什么是唯識

  我們所學的《解深密經》屬于唯識宗的經典,它是唯識宗的主要依據經典之一。唯識宗的整個理論體系,就是建立萬法唯識。依唯識宗來說,宇宙人生的一切現象都是唯識所現,都不離識。學習唯識課,先要知道什么是唯識,這是首要問題。

  唯識的概念為唯識宗所特有,不過,同樣為佛學界所公認。“唯”,梵語摩怛剌多,中文譯為“唯”,是簡別的意思,簡別凡夫眾生執著心外實有物質現象的錯誤認識。凡夫眾生總認為離心之外有實在的外境,總認為桌子、電燈、房子等所見的一切的一切在我們心外,對客觀境界不能正確地認識,進行執著取舍,這種無知,導致人生痛苦不堪,這就是錯誤的認識。應該知道一切物質現象都不能離開人的認識,一切的一切只能說在我們的身外,而不是在我們的心外、認識之外。

  “識”,梵語毗若底,中文譯為“識”。識是了知、辨別的意思,也就是認識的作用。唯識家認為識有八種。在《成唯識論》卷七中說:“識言總顯一切。有情各有八識、六位,心所、所變相見、分位差別及彼空理所顯真如。識自相故,識相應故,二所變故,三分位故,四實性故,如是諸法皆不離識,總立識名。”

  在這里,識是一切法的總稱,它不但包括一切心理活動,也包括一切客觀存在的物質現象。為什么呢?因為八個識屬于識的自相,也就是識的自體;五十一個心所之所以屬于識,是因為它與識相應的緣故,在心理學上,心所法屬心理活動,所以說“識相應故”;色法之所以屬于識,是因為它是心王與心所二法所變現的,所謂認識的對象不離主體認識,因此說“二所變現故”;二十四種不相應行法之所以屬于識,是依心王、心所、色法等三種分位假立,其本身沒有自體,所以說“三分位故”,它們也不離識;六種無為法之所以屬于識,是因為它是識的實性。以上五位諸法概括了宇宙人生的一切,而這些法都不離識,因而總稱唯識。

  唯識,通常也稱唯心。唯心思想為整個佛教所共有,但在唯識宗分析得特別透徹。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在佛經中處處都在顯示唯心的道理,說明心生萬物,心造一切。生天、成佛,或者說下地獄、做畜生等,無不由心。心如何構造一切?流轉及還滅的緣起又是如何展開的?這一系列問題,則只有唯識宗說得最為詳細,可以稱得上獨家經營。

  那么,唯識家所建立的諸法唯識是否能站得住腳呢?這里我想引一個事實來說明。當年玄奘法師去印度留學,在印度逗留了十七年,取得卓越的成就。在回國前夕,戒日王曾經為他專門開設了一場辯論大會,以奘公為座主,戒日王親自主持。參加這次辯論的,有來自五印度大小乘的學者及外道各界人士。玄奘大師當時根據唯識道理立論,這就是佛教史上著名的真唯識量:

  宗:真故極成色,不離于眼識。

  因:自許初三攝,眼所不攝故。

  喻:如眼識。

  宗、因、喻稱為三支比量。量是什么意思呢?先看宗,宗是宗旨,也就是觀點,或者稱為主題,在邏輯上則稱為命題。觀點提出來之后,對方不一定能夠接受,因此必須申明所立宗旨的理由和原因,也就是因。有因之后,對方不一定能夠全盤理解,因此還需要用比喻加以說明,也就是喻。宗、因、喻三支相契而不悖,就可以成為量。玄奘法師所立的三支就是為了建立唯識的觀點,成立唯識量。

  玄奘法師所立的主題--“真故極成色,不離于眼識”。“真”是真理,是論主所要建立的主題或命題,它不是一般的道理,而是勝義的道理,與時俗所談不同,不能以世俗觀念去衡量;“極成色”指論主所說的色法是大家公認的,不是一家之談。“不離于眼識”,指眼識所見的色法不離眼識。這是說明凡所見到的一切事物不能離開自識,我們所認識的一切事物沒有離開我們的認識,客觀上的一切事物都是人為規定的。正象眼睛所見稱為色,耳朵所聞稱為聲,鼻子所嗅稱為香,舌頭所嘗稱為味,身體所感稱為觸。倘若離開了人的認識,又怎么知道色聲香味觸呢?足見色等諸法沒有離開各人的認識。因是理由,是論據,即“自許初三攝,眼所不攝故”。“初三”指眼根、色塵、眼識,這是六根、六塵、六識中最前面的三種,故名初三。宗中所講的色就含攝在這三者之中。“眼所不攝者”,眼指眼根,眼根不能攝色境,能夠攝色境的是眼識,也就是說色境為眼識所攝。因此,在喻中打比方說“如眼識”。

  奘公提出這個真唯識量,在辯論之前言明:如果有人能正確地更改一字,我就斬首相謝。結果在十九天之內,與會大眾竟然沒有一人能駁倒一字,可見唯識道理的殊勝。當然,這是借助邏輯,從認識論說明唯識。其實在唯識學上論證唯識的方式還有很多,比如說,有從瑜伽實踐方面論證唯識,也有從眾生業力不同所見各異來論證唯識,或者從夢喻上論證唯識,或者針對外人所提出的疑難,在經論中給以解釋唯識。今天倘若我們能繼承這些思想,結合中西方哲學,將古老的唯識學以新的姿態出現,則會成為未來人類中最受歡迎的思想。

  二、唯識與西哲唯心

  中西方哲學派系紛繁,門戶眾多,向來人們把它歸納為二類:一是唯心,二是唯物。這兩種思想的區別在哪里呢?簡單地說,就是對宇宙人生的根本起源,或者說對第一因的看法不同吧!有人認為宇宙人生的第一因是物質,由物質派生意識,這種思想屬于唯物論。如古希臘泰勒斯,以水為萬物本源,認為水是不變的本體,能生萬物;阿那克西美尼則主張氣為萬物始基;恩培多克勒提出水、火、土、氣四根;印度小乘佛教以四大極微等物質元素,作為萬物之因。與唯物論相反,認為宇宙人生的第一因是精神,如叔本華的世界是意志的表象,貝克萊的存在就被感知等,提倡意識派生物質,意識決定物質,這種思想屬于唯心論。

  佛教是宗教,但不同于一般的宗教。它有著豐富的哲理,因此很多人又認為它是哲學。哲學有唯心與唯物的不同,這樣一來,有人不免要問,佛教是唯心,抑是唯物呢?從唯識學的理論體系來看,佛教顯然接近于唯心,但這種唯心與西哲所說的唯心又不一樣,簡略而言,有四點不同:

  一、心物都不是常恒不變的。佛教無論講心,或者講物,認為都是因緣所生。比如說到心,必須具備四緣才能生起:一因緣,是心的種子;二所緣緣,即所緣的境界,有境界作為依附,心法才能生起;三等無間緣,指心的前念、后念,次第生起,無有無間,前念的消失為后念的產生起開導作用,所以心念的相續,后念以前念為等無間緣;四增上緣,指其他的輔助條件。四緣總的顯示心法的生起,而八識各別產生的因緣,在唯識家還有詳細的說明,如《成唯識論》中說到眼識九緣生(空、明、根、境、作意、種子、根本依、染凈依、分別依),耳識八緣生(眼識九緣中除去明),鼻舌身七緣生(眼識九緣中除去空明二種),第六意識五緣生(意根、法境、種子、作意、根本依),末那識四緣生(俱有依、所緣境、作意、種子),阿賴耶識四緣生(俱有依、所緣境、作意、種子)。物質則由二緣生:一因緣,物質現象的生起各有種子作為親因;二增上緣,指物質生起的輔助條件。心物都是因緣所生,心物都不是常恒不變的。然而,在西方哲學中,無論唯心論者所講的心,還是唯物論者所講的物,凡是作為諸法的本根,都是常恒不變的。如黑格爾的“絕對精神”,柏拉圖的“理念”,或德謨克里特的“原子”。他們以為只有常恒不變的法,才能作為宇宙的本根。

  二、心物相互依賴。剛才講到佛教說心物都是因緣所生,緣起的定律是“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此生故彼生,此滅故彼滅”。這個定律說明了心與物(主體與客體、主觀和客觀)相互依賴的關系,因此在佛教中說“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有時反過來說“法生則種種心生,法滅則種種心滅”。如果說前二句是唯心,那么,后二句則是唯物了。其實不然。它只是為了說明心物相依,心依賴物,物也依賴心。佛教不認為有獨立于物質以外的心,也不主張有獨立于心以外的物??墒俏髡芩⒌谝灰?,心也好,物也好,大多具有獨立存在性。講唯心,就只能是物從屬于心;講唯物,就只能是心從屬于物。

  三、心物不分先后。唯識的理論盡管偏重於心,但它并不認為心先于物,更不認為物先于心,心物不分先后,有心的同時就有物,有物的同時也有心。原因是主體的心,不能離開客體的物,客體的物也不能離開主體的心。唯識家說識有四分,即:相分、見分、自證分、證自證分。四分中有心有色,包括了主體、客體,它們同時存在。西哲唯心唯物則不然,談唯心,則心先物后;說唯物,則物先心后。就象基督教所說的上帝創造萬物一樣,先有上帝,后有萬物,這就有先后之分。佛教說識變現一切,只能說兩者--主體與客體、能變與所變之間,是主要和次要的區分,而不是先后之分,這與西方哲學不一樣。

  四、佛教講八識。佛教對人的精神領域分析,提出了八識之說,也就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早期的唯識思想,主要建立在第八阿賴耶識上。阿賴耶識作為萬法生起之因,含藏無量無邊的種子,展開宇宙人生的一切現象。西方哲學在精神領域中僅講到第六意識。意識有間斷,不能保持種子,性是善惡等。以意識作為萬有之因,自難圓滿說明思維的種種功能。所以,唯識家的唯心與西哲的唯心不能相提并論。

  三、《解深密經》在圣典中的地位

  佛陀一生說法四十五年,針對各種不同根機的眾生,無私普應,演說種種教法,后人為了便于理解和掌握,對佛陀的一代時教進行了歸納和分類,以說明每部經論在佛陀教法中的地位,這就是所謂的判教。

  關于判教的思想,在印度大乘經典中早就有了,如《法華經》的一乘和三乘、權教和實教;《涅磐經》的半教、滿教;其它大乘經典中的頓教、漸教,以及大乘經典中所共有的大乘、小乘思想;還有鳩摩羅什根據《維摩詰經》判一音教,即佛陀以一音說法,眾生隨類得解。當然,這些判教還比較簡單。佛教傳入中國之后,中國的古德們繼承了這種思想,對佛陀的一代時教作了進一步更為具體的判攝。在南北朝時有南三北七,隋唐時八大宗派形成,在前人判教的基礎上,各個宗派都完成了自已特殊風格的判教。如天臺宗的五時八教,華嚴宗的五時判教,三論宗的三種*輪,唯識宗的三時判教等。這些判教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以本宗的依據經典為中心,顯示本宗在佛法中的殊勝地位?!督馍蠲芙洝穼儆谖ㄗR宗,現在介紹本經在圣典中的地位,自然要依唯識宗的判教方法來判別。

  唯識宗的三時判教出自《解深密經·無自性相品》,經中把如來一代時教判為三時:第一時有教,演說的主要經典是《四阿含》等小乘經典,內容是四諦,說四大五蘊等諸法實有而人我為空無,顯示我空法有思想。由于一切凡夫無始以來不知無我之理,妄執常住一體之我,以為有自在主宰之用,因此造業沉淪生死,佛陀憐愍,為眾生說四諦法,顯示一切法無我,使凡夫外道除去實我執。然而眾生聞佛陀說四諦法,卻又執著四諦法為實有,所以說我空法有。第二時空教,主要經典是《般若經》,內容是諸法緣起性空。由于眾生聞佛陀初時教法,雖空我執,但對于諸法還不了解,生起實有法執。為破小乘實法之執,佛陀于是進而說緣起性空,顯示諸法皆空。第三時唯識中道教,主要經典是《華嚴》、《深密》等,內容是三性三無性。一部分學者聽了佛陀講《般若經》說一切法無自性空,以為諸法性相都無所有,趣惡取空,因此佛陀說三性三無性,顯示非有非空的中道。

  三時判教顯示了《解深密經》在佛陀一代時教中屬于第三時教,與《華嚴》性質相同。從理論上,它既不同《阿含》的說有,也不象《般若經》的談空。因此,《解深密經》在一代時教中,是屬于最究竟了義的經典。

  四、《解深密經》與唯識宗的關系

  《解深密經》是唯識宗重要依據經典,唯識宗在成立過程中,許多重要理論,如八識、三性、三無性等都淵源于這部經。因此,本經是學習唯識學的必讀經典。歸納起來有以下幾點:

  一、一切種子心識:在本經《心意識相品》中提出一切種子心識。一切種子心識簡稱心識,又名阿賴耶識,又名心。經中說一切種子心識作為有情輪回的生命主體出現,輪回生死,來往于六趣四生之中,執受根身、器界、種子,成為諸法生起的所依,以及精神領域的依賴。這是唯識宗特殊理論之一。

  二、諸法唯識:唯識宗核心典籍《成唯識論》,建立諸法唯識,從因能變和果能變兩個方面說明。因能變指萬有之因的種子阿賴耶識,能集起生成宇宙人生的一切現象,這種思想是根據本經《心意識相品》中一切種子心識能積集滋長色聲香味觸的思想建立的。果能變是自證分變現見相二分,從認識論的角度建立唯識,這種思想淵源于本經《分別瑜伽品》,世尊對彌勒菩薩說“我說識所緣,唯識所現故。……然即此心如是生時,即有如是影像所現”就是這種思想。

  三、三性三無性:三性三無性是唯識宗的核心理論,也可以說它包括了整個唯識思想。唯識家談空說有,顯示中道,就是根據三性三無性來加以論證。由三性中的遍計所執性,說明凡夫我執、法執的境界;由依他起性顯示了客觀世界中,依因待緣所生的假有現象;由圓成實性告訴我們,圣人以如實智認識了宇宙人生的實質。凡夫由無知而產生的心外實有我法之境界是沒有的,所以依遍計所執性立相無性,相即無性,了不可得;依因待緣所生現象雖有,但不是自然有,有而不真,所以依依他起立生無性,以無自然性故。宇宙人生的實質,真實不虛,但必須遠離凡夫的錯誤觀念,空去遍計所執性之后才能證得,所以依圓成實立勝義無性。由于勝義是無性所顯,斷除遍計所執性之后,才得以證入。這種三性三無性思想,見于本經的《一切法相品》和《無自性相品》中。

  四、五性分別,無性不能成佛:在中國佛教史上,曾經有過一闡提能否成佛之爭議,出現了著名的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的典故,最后以大本《涅磐經》譯來而宣告爭議的結束。因此,在隋唐之前的佛教界認為,一切眾生皆有佛性,都能成佛的說法,幾乎已成了定論。沒想到唯識思想傳來中國之后,把一切有情分為五種性,即:聲聞種性、菩薩種性、緣覺種性、不定種性、無種性。其中定性聲聞不能回小向大,無性有情不能成佛,這與中國傳統佛教形式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說法。唯識家的五性分別思想盡管詳見于《瑜伽師地論》,其實還是來源于《解深密經·無自性相品》之中。

  五、一乘方便,三乘真實:此與五性各別,無性不能成佛的觀點一樣。一乘方便、三乘真實是唯識家的又一特殊理論,因為代表中國傳統的佛教都是說一乘真實,三乘方便,而這種思想又出在佛教權威的經典《法華經》中。因此,在隋唐以前的中國佛教界,一向都主張三乘方便,一乘真實,而唯識宗則說三乘真實,一乘方便,實在令中國人震驚。還好佛陀在《大智度論》中曾經有說到:佛陀依四悉檀設教,有世界悉檀、各各為人悉檀、對治悉檀、第一義悉檀,眾生根基不同,佛陀說教各異,如果看了《大智度論》之后也就沒有什么好奇怪了。不過唯識家這種“一乘方便,三乘真實”的思想,主要依據來源還是《解深密經·無自性相品》。

  此外還有三時判教、瑜伽止觀、十度、十一地、佛陀三身、諸障差別等,無不來源於本經。這就說明了學習唯識,研習《解深密經》是何等的重要!

  五、《解深密經》的梵本與譯本

  佛教產生于印度,中國的佛典自然都是從印度翻譯過來的,本經也不例外,這就涉及經典的梵本和翻譯問題。

  什么叫梵本呢?印度人自稱是大梵天的后代,所使用的是大梵天的語言,所以稱為梵語。用梵語寫成的經典,因此稱為梵本?!督馍蠲芙洝返蔫蟊驹谟《扔袕V本和略本二種,廣本有十萬頌,沒有傳到漢地;略本有一千五百頌,很早就傳到中國,先后有四種譯本:

  一、劉宋元嘉年中,求那跋陀羅在江蘇潤州江寧東安寺譯出,名《相續解脫經》,有一至二卷,相當于唐譯本《解深密經》后二品(《成所作事品》、《地波羅密多品》)。此譯本還有一名《第一義五相略集經》(見嘉祥大師《法華玄論》),此本已經佚散。從經題看,應該是唐譯本《勝義諦相品》的異譯,因為第一義即是勝義諦;至于五相,《瑜伽師地論》所引《解深密經》,在《辨勝義諦相品》中,就由五相說明(見《瑜伽師地論》卷七十五)。

  二、北魏武帝延昌年間,菩提流支在嵩山少林寺譯出,名《深解脫經》有五卷,分十一品,為唐本全經的異譯。唐本《勝義諦相品》的四段,在此分為四品,所以唐譯本為八品,在此則為十一品。

  三、南朝陳文帝天嘉二年,真諦在梁安郡(今廣東惠陽一帶)建造寺譯出,名《解節經》,有一卷四品,相當于唐譯本中的《勝義諦相品》。

  四、唐太宗貞觀年間,玄奘三藏在西京弘福寺譯出,名《解深密經》,有五卷八品。

  以上四種譯本中,只有第二種和第四種是完整的,而第一種和第三種都殘缺不全。四種譯本中,從文字的優美,義理的忠實,內容的完善來說,當推唐譯本。因為玄奘大師是唯識學的權威,在印度留學多年,精通華梵,因此他的譯本自然最好。也正因為如此,唐譯本才成為學習本經的范本。

  六、《解深密經》內容梗概

  本經的內容主要由序分(教起因緣)和圣教正說的二大部分組成。圓測《解深密經疏》卷二云:“此經唯有二分,一教起因緣即初序品,二圣教正說謂后七品,雖后經末依教奉行品中奉行非一部也。”

  序分為序品。本經但有通序(證信序),敘述聞、時、主、處、眾五事(依親光《佛地經論》判)。教主說經時,住光耀無比的七寶宮殿,法會特別莊嚴,佛身具十八種圓滿,有二十一種功德,以大悲心,普為發趣一切乘眾演說。其中有具十三種功德的聲聞和具十大功德的大菩薩,更得觀自在、曼殊師利等極位菩薩為當機者,益顯法會之隆重。

  圣教正說分共有七品。初四品(勝義諦相品、心意識相品、一切法相品、無自性相品)明所觀境;次二品(分別瑜伽品、地波羅密多品)辨能觀行;最后一品(如來成所作事品)顯所得果。

  勝義諦相品:辨勝義諦相。全品分四段說明:第一段由解甚深密意菩薩解答如理請問菩薩所提出的勝義諦無二離言的道理;第二段佛陀正式為法涌菩薩說勝義諦是圣者內自所證,無相所行,不可言說,絕對表示,絕諸諍議,不是凡夫眾生所能尋思;第三段佛陀為善清凈慧等說勝義諦與諸行相是非一非異的關系;第四段佛陀為善觀(須菩提)等說勝義諦是遍一切一味的平等相。

  心意識相品:由廣慧菩薩請問心意識秘密善巧道理。世尊在此宣說了第八識甚深大法。此識名一切種子心識,往來于五趣四生之中,投胎受報,執受根身、種子;又名阿陀那識,隨逐執持根身;又名阿賴耶識,與根身共安危故;又名為心,能積集滋長色聲香味觸。有情由此識作為根本依止,前六識隨緣顯現,前五識現行必有分別意識與之俱轉。這是依止法住智建立心意識秘密意善巧。如果能夠透視諸識差別,不見諸識差別相,則名心意識勝義善巧。

  一切法相品:由德本菩薩請問于諸法相善巧道理。世尊宣說三相:一遍計所執相,二依他起相,三圓成實相。遍計所執相是假名安立自性差別,乃至所有言說,如眩翳人眼中所有眩翳過患;依他起相是一切依因待緣所生自性,如眩翳人眩翳眾相;圓成實是一切法平等真如,如凈眼人所緣境界。又遍計所執相是無相法,依他起相是雜染相法,圓成實相是清凈相法。菩薩如實了知無相法,就能斷除雜染相法,證得清凈相法,菩薩通達這些道理,就可以稱為于諸法相善巧。

  無自性相品:辨三無性(一相無性、二生無性、三勝義無性)。全品由五大部分組成(依圓測《解深密經疏》科判)。一、菩薩請問分:由勝義生菩薩回顧世尊初轉*輪時,曾說蘊、處、界等自性差別的有性教,至般若會上世尊又說諸法皆空無自性,以為前后矛盾,不知世尊是依何密意說的?二、如來正釋:正顯無性教的施設,用三無性顯了解釋一切法無性及一切諸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的道理。三無性依三性安立:依遍計執相立相無性,由相本無,但有假名言安立;依依他起相立生無性,由緣生法依因緣而有生滅,無自然性;又緣生法非勝義為勝義無性,依圓成實立勝義無性,由勝義是無我法性所顯。由此所謂一切法無性,但無凡夫所執我法性及外道之自然性,非謂一切都無性也。又一切諸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是依相無性及勝義無性說的,由遍計執相本無所有,而圓成實相法爾如是。又三無性中,為初發心有情說生無性,顯緣起諸法無常無恒,從而相信因果,修習資糧;為資糧、加行后有情說相無性及勝義無性,使其于緣起因果不生遍計所執性,能正厭離,能正離欲,能正解脫,不起煩惱、業、生三種雜染。又依無性教釋一乘義:由三乘有情都依三無性妙理而得解脫,所以世尊密意說言唯有一乘,非諸有情無聲聞、緣覺、菩薩種姓的不同,尤其是趣寂聲聞永不能成佛。又辨五事具足不具足的四種人,對無性教取解不同,升沉各異。三、菩薩領解分:勝義生菩薩對世尊昔日所說的五蘊等法門,一一用三性三無性分別解釋,并舉喻顯示佛陀的無性教,或隱或顯的遍一切大小乘經中。四、校量嘆德分:勝義生菩薩進一步對佛陀一生所說教理,依三無性的隱顯不同,用三時判攝,以阿含的有教及般若的空教,具為佛陀隱密不了義說;唯今所說三性三無性為顯了了義后。又辨弘揚此功德。五、依教奉持分:說明信受奉行的利益。

  分別瑜伽品:佛陀為慈氏菩薩開示瑜伽止觀。主要內容包括修習止觀的依住,止觀所緣四種境事,獲得止觀的方法,隨順止觀的作意、止觀二道一異、止觀的單修與雙修,止觀的種類差別,止觀中的止相、舉相、舍相,修習止觀菩薩如何知法知義,修止觀中譴除諸法相的方法,止觀所攝諸定,止觀的因果作業,止觀的諸障差別,止觀能證菩提的過程,修習止觀菩薩善知六處能引發廣大威德、無余依滅受等,全面介紹了大乘瑜伽止觀法門。

  地波羅密多品:佛陀為觀自在菩薩宣說十一地及六度。全品大分為四(依圓測《解深密經疏》科判)。一、廣明諸地:解釋十一地的名義,闡述諸地所攝功德;四種清凈、十一分、八種殊勝、及地上菩薩投生、愿力的優越越性,分別十一地中所對治的二十二愚癡、十一種粗重。二、詳釋六度:由六度名稱,六度與三學,六度與福智資糧,五相修學六度,施設諸度數無增減的所由,六度次第安排依據,六度品類差別,波羅密多得名理由,六度總別清凈相,波羅密多五相之五種業,六度具最廣大等五相,六度因果無盡,菩薩愛度不愛度果的原因,諸度各有四種威德,諸度因果利益,眾生自業過失,般若取法無性,三種波羅密多的十八門組成等。三、分別地中隨眠等障:說明害伴隨眠、贏劣隨眠、微細隨眠三種在地上斷的情況、斷的時間,以及菩薩煩惱的得失。四、辨如來說一乘意:如來依諸法性是一,說惟有一乘,非諸有情無種姓差別。最后是依教奉行分。

  如來成所作事品:世尊為曼殊室利菩薩解說如來成辦的種種事業。全品的內容分為:分別法身相,如來化身生起相,如來言音差別,如來心生起相,如來化身有心無心,如來所引與如來境界區別,如來成佛、轉*輪、涅槃相,如來為有情作緣之差別,如來法身與二乘解脫身的不同,如來威德住持有情相,凈土與穢土何事易得、何事難得,依教奉行功德等十二個方面組成,顯示了佛果的功德及事業。

  以上八品可以概括為境、行、果,它總括了佛法的整個內容,因此可以說此經是一部佛法概要書。佛法修行的主旨首先是對境應該建立正確的認識--求真(認識論),隨之產生正確的行為--求善(倫理學),然后產生美滿的結果--求美(美學)。這個過程就是真、善、美的過程,也是修學整個佛法的過程。

  《解深密經》作為唯識宗重要依據經典,其主要理論有:最早提出一切種子心識(見《心意識相品》),成立諸法唯識(《心意識相品》及《分別瑜伽品》),施設三法相(見《一切法相品》),解釋《般若經》諸法皆無自性密意,說三無性(見《無自性相品》),判攝如來一代時教(見《無自性相品》),辨五姓各別,無姓不能成佛(見《無自性相品》),說三乘真實,一乘方便(見《無自性相品》),瑜伽止觀(見《分別瑜伽品》),及六度、十一地(見《地波羅密多品》),佛果三身(見《如來成所作事品》)等,這些都成為唯識宗的特殊理論和核心思想。

  七、《解深密經》的注釋與流傳

  本經在印度最早為《瑜伽師地論》所引用,該論在《攝決擇分》卷七十五至卷七十八引進了《解深密經》正宗分之全文,作為教證,以顯示瑜伽法相教理出自世尊金口所說。其次是無著撰疏弘揚。據說西藏大藏經的丹珠藏中,有無著菩薩撰的《解深密經釋》,文約義豐,是印度中期大乘佛教具有權威性的著作。無著在《攝大乘論 ·所知相分》中,也引用《解深密經·分別瑜伽品》心境一異門,成立唯識。世親釋《攝大乘論·所知依分》,本經的《心意識相品》也被全部引用進去。此外還有真諦三藏,譯出《解節經》后,撰《解節經義疏》四卷,弘揚本經。

  《解深密經》在漢地有四種譯本,流傳最廣、注疏最豐的當屬唐譯本。奘公留學印度十七載,從戒賢論師聽授《瑜伽師地論》三遍,當然學過本經。歸來后住持道場,隨譯隨講,由弟子們記錄成書。在奘公門下,最著名的有窺基、圓測二師,《大藏經》中現存圓測的《解深密經疏》四十卷,書中旁征博引大小乘經論,深刻分析經文奧義,是后世研究本經的準繩。又有遁論著的《瑜伽師地論記》四十八卷,其中本經的注解有八卷。支那內院的歐陽竟無居士曾將這一部分內容,單獨摘錄出來,列入經中各品文下,成八卷,又將親光《佛地經論》的序文引來補足序品,成前二卷,合成十卷,稱為《解深密經注》。唐代《解深密經》及《瑜伽師地論》的注釋,從史籍記載看來還有很多,可惜大多都已佚失,此不贅述了。

  近代,太虛大師撰有《解深密經綱要》,概論經史及全經大意;又著有《解深密經·如來成所作事品講錄》,闡述佛果功德。又有韓清凈居士撰《瑜伽師地論披尋記》給論中所引的《解深密經》也作了注疏?,F代有演培法師撰《解深密經語體釋》,用現代語言寫成,通俗易懂,是學習本經的入門典籍。

閱讀全文
熱點文章更多>>
猜你喜歡
最新佛學
3分彩时间 新浪3分彩全天计划 腾讯分分彩走势 欢乐生肖基本玩法 官方幸运飞艇